誰扔的石頭

        首先,這是件說起來不算太神奇的事,但確實是我親身經歷的事情。

        不過,好像在我經歷過的奇怪事件中,所有的結果都沒有太過出奇,但是反倒是這樣,才讓我覺得真實。

        我們家是在農村。我十三四歲的時候,沒有手機也沒有電腦,家里唯一能娛樂的電器就是一臺電視機,電扇更是只有一臺。那一年的春夏交至的季節吧,正是知了猴破土蛻殼的季節。

        那時候,像我們這些農村孩子根本閑不住,無論白天還是晚上,總是要跑出去瘋跑瘋玩的。而就是有一天晚上,那時候天氣特別的熱,在家里根本待不下去,我們一些孩子只好相約出來抓知了猴。一方面是可以玩,另一方面,抓得多的話可以做成一頓美味。

        那一晚,所有的小孩都顯得格外的興奮,每次有人抓到一只知了猴總是不免惹出一陣驚嘆,大吼大叫好像成了常態。不過,當時出來的小孩實在是太多了,而村子的樹跟草垛就那么多,結果就是我們搜刮了幾遍周圍也僅僅只抓到一兩只的知了猴,別說做成美味,連人手一只都做不到。于是我們提出,到村子河對岸那邊去抓。這個提議說出來之后,原本十幾個人的隊伍就只剩下我們五個。

        這里說一下,我們村跟河對岸的村只有一河之隔,河道六七米寬,水深也就能沒過膝蓋。不過,因為我們村背靠大山,占地較小,所以村子種的樹很少,而對岸村地勢比較平,而且更加靠近河邊,樹木也特別多,尤其是那邊村子的人在五六年前外出打工一直沒人回來都荒廢了。我們就算晚上過去,也不會擔心被人當成是去偷東西的。

        所以,我們五個人很興奮,因為人少了也不怕有人搶了。至少去之前我們是這樣想的。就這樣,我們五個人淌水過去了那邊。到那里一看的時候,我們就后悔了。大晚上的出來逛,本來就特別嚇人,更何況是到這個荒涼不熟的地方。手電照過去,黑洞洞的房屋一排排的,一點光都沒反射回來,除了一片黑什么也看不到。周圍的氛圍安靜的可怕,仔細聽還能聽見我們村傳來的犬吠?;厝??我們都在想,但是我們都沒有說出來,因為我們已經屬于進來了的。農村的忌諱很多,就好像在山里不能隨便大喊一樣,我們默認了不做聲。既然不能說話,那我們只能硬著頭皮往前走了。

        進去的路走的格外的平坦,盡管我們的手電大多掃在了周圍的房子上。唯一奇怪的是,如此多的樹木,如此陰涼的環境,我們卻沒有找到一只知了猴。越找我們越心慌。就在我想帶著他們繼續往前走的時候,一直以來的安靜氛圍被打破了。我聽見“撲”的一聲,玩過丟泥塊的都知道,這是有石塊一樣的東西掉到草垛的聲音。我第一時間的反應就是有人扔了石頭,所以我掉頭就問了這么一句,誰扔的?但是沒有人回答我,反倒是一個個被突如其來的變故嚇得發抖。他們走在后面,聲音也是從我后面傳過來的,他們應該知道的很清楚。于是,我們都看向了最后一個人。結果他說,泥塊是從那個房子扔出來的。所有人都被嚇到了,但是那一刻我沒有順著他的話說下去,而是裝作很鎮定的說這里沒有什么知了抓我們走吧。所有人像得到了最終指令一樣,開始往回走,而這次我走在了最后面。

        說實話,我特別慌,好幾次腳步亂了踩到前面的人,但是我們還是不敢跑。我們好像都默認了一件事,那就是當時要是跑可能就會有什么可怕的事情發生。一直有一種奇怪的感覺環繞著我,好像上廁所有人拿望眼鏡在窺視的那種特別不舒服的感覺。心跳快的我感覺要窒息。直到真正走出來過了河,一路跑一路喊,回了家,我才感覺身體終于是自己的了。我們是過了河才跑起來的,因為聽人說過,有些東西是過不了河的。

        回到村里我們才感覺找回一條命。而也就是在燈光下,我們才發現,之前說泥塊從房里丟出來那個人的頭流血了。他說,其實那個泥塊丟出來后破碎的碎片砸到他了。

        后面,我也跟我媽說了這件事,但是小孩的話誰又會相信呢?只是,如今我還是很好奇,當時那個泥塊到底是誰丟的呢?如果不是我們中的人丟的,那又會是誰丟的呢?

         

         

        人已贊賞
        親身經歷靈異事件

        我遇到它了!

        2020-8-7 12:29:36

        奇聞異事靈異事件

        七月半鬼上身

        2020-8-7 13:18:36

        3 條回復 A文章作者 M管理員
        1. 寫得精彩

        2. 敵特分子亡我之心不死,應當迂回到房子后面給他來個包餃子,當場抓住。

        3. 少去那種陰暗的地方

        個人中心
        今日簽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有新消息 消息中心
        搜索
        850捕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