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驚魂之墓碑的詛咒

        上個星期就收到外婆的來電,說舅舅的三女兒要結婚,讓我們去參加婚禮。

        母親一周前和她的幾個姐妹去參加海外旅行團,接到電話的時候她還在國外一時回不來,就叮囑我千萬要替她和父親前去參加,并加以說明他們無法參加的理由。

        其實,母親是故意這么做的,因為她和舅舅幾年前的恩怨都一直沒有化解,就因為外公去世時留下的一幢房子分配不均,讓他們姐弟反目成仇。

        舅舅家很是富裕,他是當地醫院的院長,舅媽也是醫院的醫護長,而他們自己就有兩套房子,外公住的房子以前也受母親和父親的一半資助,母親本想,將來這房子總也能分我們一半,可是他去世前立下遺囑,把房子全給了舅舅,因為是舅舅一直在養活他們,可是分明母親每月也有寄錢給他們。

        我們一家三口住在平原區,也就是這個城市中下收入的人們住的地方,房子也不過七八十坪,每月收入也不過才七八千,那時我還要上大學,又要分兩千給外公外婆,日子過的捉襟見肘。

        而這個規矩守了八年,我前年大學畢業時,家里還欠著三萬塊的債,這些,他們全然是看不見的。

        好在,我的工作很不錯,每個月也有近萬元的收入,這大大的提高了家里的生活水平,不但還清了債務,還能有多余的資金讓父母去旅行。

        出國去旅行一直是他們的夢想,現在終于實現了,尤其是當他們聽說舅舅家的三女兒就要結婚時,更是毅然的報了名并于一周前出發,他們不想見舅舅和外婆的面,只怕見了說不到三四句話,就又會崩盤。

        現在,他們把這個任務交給我,我是晚輩,推托不掉,只好聽從安排。

        舅舅的家在江凌市城外,離我們家開車要八個小時,并沒有直達的火車。

        我把將要出行的事告訴了男友阿哲,他有些為難,說他本想帶我去參加他們學校的比賽,不過第三天,他興奮地告訴我,比賽因為連降大雨而取消了,所以他可以做我的司機,親自送我去,之后他會在舅舅家附近的酒店等我。

        我自然是很高興的,滿口答應下來。

        我從來沒有和阿哲單獨出去旅行過,他也一直希望有這樣的機會和我獨處,他說那將是最浪漫的事,而現在正有了這樣的機會,我們一大清早就很興奮的出了門。

        我提前一天就準備了許多好吃的東西,還煮了咖啡。

        我們走了一段高速路后就又順著公路走,這一段公路很美,兩旁是開著梨花的樹林,一陣陣花香不時會擠進車廂里來,為這場旅行增添了不少情趣。

        我們開的不是很快,快中午的時候我們就在路旁停下來休息吃午飯,之后又在四周走了走,阿哲牽著我的手在樹林里和我擁吻,我多么喜歡這樣的旅行啊。

        車子離開江凌市往城外走,這一段路變得不太好走了,因為舅舅家是在山里,我們要經過一段盤山公路才能到達,而因為我們第一次開車來,所以有一段路是走錯的,不得不退回來,所以耽誤了時間。

        眼看天就要黑了,阿哲有些心急,我讓他開慢點,可是他自稱車技很好,還要給我秀上一把,我看山路這個時候并沒有什么人也慢慢地放了心。

        上了一段坡路就開始向下走,此時的山里已經黑了下來,我們打開車燈,山路上漆黑一片,只能看見車前一片全是細碎的石頭,而且又是下坡,可是阿哲并沒有放慢車速,不過好在他的車技的確可靠,穿過一片密林,我們都能看見山腳下的城鎮那點點燈光,肚子也餓了,他便又踩了油門。

        可是,就在車子開向最后一個彎道時,一個綠色的影子突然從樹林里鉆出來走上公路,阿哲的車就緊緊地貼了過去,我連聲驚叫著卻還是晚了,砰一聲,那個綠色的影子被車子重重地撞起,又落在車頂順著后備箱滾落在公路中央。

        阿哲一個緊急剎車停了下來,我們都呆呆地坐在座位上不敢動,幾秒鐘內我的心臟幾乎是停止了跳動的。

        我膽顫心驚地順著倒車鏡向車后看著,可是,我只能看見模糊的一動不動地的一團綠色,阿哲也明顯被嚇著了,他也順著鏡子向后看著一時有些不知所措。

        “我們,下去看看吧?!蔽翌澛曊f著,他看看我,點了點頭。

        我們同時下了車,一步步往那團綠色走去。

        我一再祈禱那不是個人,可是,我的祈禱沒有奏效,當我們站在那團綠色前時,絕望地發現,那就是一個人,是個十歲左右的小女孩,穿著綠色的毛衣裙,黑色的褲子,一只黑皮鞋,另一只不知道丟到哪里去了。

        “應該不是個流浪的孩子?!蔽叶阍诎⒄艿纳砗笳f著。

        他吞了一下口水輕輕用腳踢了踢那個小女孩說:“也許是離家出走的,我看看她是不是還活著?!?/p>

        說完他彎下腰,小心地去搬小女孩的肩膀,結果那個小女孩一下翻過身來,我又驚呼一聲,因為我看見她正瞪著眼睛,鼻孔和嘴里都流出血來,她的眸子還動了動。

        阿哲也嚇壞了,他顫抖著伸出手去放在她的鼻子前,然后站起來對我說:“她還活著,我們要送她去醫院?!闭f完就去抱她。

        “萬一她的家人找來怎么辦?她傷的一定很重,要賠很多錢吧?”我擔憂地說著。

        他抬頭看看我說:“不管怎樣,先救她要緊,你去開車門吧?!?/p>

        我猶豫了一下,轉身跑去開了車門,再回身,看見阿哲正抱著她走近,把她放在了后排的座位上去。

        阿哲重新發動車子,然后看了我一眼說:“等會你直接去舅舅家,我送她去醫院,就算她有什么,也算在我頭上,不能連累你?!?/p>

        我聽了他的話,很感激地點了點頭。

        這一次他的車開的很穩,我不斷回頭看著后排座的那個小女孩,可是漸漸的,我發現她的臉色變得很白,驚恐地對阿哲說:“她,不會是,死了吧?她的臉色好嚇人?!?/p>

        阿哲聽了從后視鏡里看了看她,將車很快停在路旁去,然后下車去看她,結果我從他的恐懼的眼神里看出了不祥的預兆來。

        他大著膽子去摸小女孩的頸動脈,然后猛地抽回了手,對我說:“她,她死了?!?/p>

        我抬手捂住了嘴,然后問他該怎么辦?

        他后退兩步一下坐倒在地,全身都在顫抖,我忙下車去扶他,卻發覺自己也沒有力氣。

        “不能讓人發現,不然的話,我就完了,我竟然撞死了人?!彼p手插在頭發里恐懼之極地說著,然后猛地抬起頭來看向我,“這里沒有人看見,沒有監控,對吧?”

        我點點頭,于是我看見他突然笑了笑說:“所以,誰也不會知道發生了什么,我車里有一把鐵鍬,你等一下?!?/p>

        他說著跑向后備箱里,不一會兒拿出一把小鐵鍬來,我知道他要干什么,可是我無法阻止,我也不想讓他扯上麻煩。

        他跑進樹林里,不一會兒我聽見他挖動土地的聲音。

        我站在樹林邊沿,一面看著前后的公路有沒有車輛來往,一面關注他挖坑的進展,半個小時后,他說好了,于是大汗淋漓地跑出來回到車上,把那個小女孩抱下來小跑著回到樹林里,我有些雙腿發軟地坐在一路旁,突然覺得有些后怕,我們為什么會遇上這樣的事,不過,說起來,明明是那個小女孩先突然出現的,不是我們故意要撞她。

        等這一切都做完后,他也很虛弱的走出來,我們回到車上,誰也沒有說話。

        我們怕車子隨便停在哪里會讓人發現一樣的心虛,只好一直開回了舅舅家,他們都在院子里喝茶聽音樂,見我們來都很高興,我看見他們一時才從剛才的恐懼里解脫了些壓力。

        外婆給我們倒了水又去拿食物,而舅舅的大女兒則站在大門外不住地四下張望,我問舅舅她在干嘛,舅舅說她的女兒阿姍說去接我們,可是到現在也不見影子,不知道又跑到哪里玩去了。

        我一聽立即問他:“阿姍?她長什么樣子?穿什么衣服?”因為我們許久不曾來過,表姐的孩子我們也都沒有見過。

        表姐走來說:“她今年七歲啦,我昨天給她買了條綠色的裙子等婚禮那天穿,可是她非要今天穿,又說要去接你們,她只在照片里見過你的,或許不知道去哪里瘋,回來新衣服又要不成樣子了?!?/p>

        我聽著她的話全身已經變成了冰,我看向阿哲,他也是同樣的眼神,卻怕人發覺急忙低下頭去,我看見他額角已經滲出汗來。

        我們吃過飯就被安排去休息,而表姐則和表姐夫四處去尋找女兒,我把自己緊緊地裹在被子里驚恐著一夜都沒有睡好。

        第二天,當我回到院子里時,看見阿哲正在洗車,我急忙走過去,發現車頭處有一塊被撞出的坑,車后座還有些像血跡似的東西,也忙拿了抹布去擦,一擦就掉了。

        一直沒看見表姐,我們也是憂心忡忡的,直到中午表姐他們才回來,一進門就大哭著癱倒在地,外婆和舅舅忙去問她,她哭著說:“今天我們順著山路去找,結果,在樹林里,發現了阿姍的尸體?!?/p>

        我和阿哲一聽頓時緊張起來,手心里全是汗水。

        舅舅和外婆也非常驚訝,追問她是怎么回事,表姐說:“她可能是在山里遇到了野獸,身體被撕扯的亂七八糟的,我可憐的阿姍哪?!彼薜膸捉鼤炟?,而我和阿哲則悄悄地松了口氣。

        舅舅和表姐一起出去準備辦理喪事的東西,表姐夫則去城里通知家人。

        外婆在院子里長吁短嘆,說阿姍的命苦,怎么就糟了狼。

        我進屋去找紙巾,結果進了外婆的房間后,一推臥室的門就驚叫了一聲,阿哲飛快跑來看,結果他也呆在原地,因為我們發現,外婆的臥室里竟然有一個墓碑!

        外婆也走了進來,我指著墓碑問她怎么會把墓碑放在房間里,外婆嘆息說:“這是這個山村的習俗,人死在哪,就埋在哪,不能動,不然,他們的靈魂就不能得到安息?!痹瓉?,這是外公的墓碑,可是就這樣放在房間里卻還是覺得很奇怪。

        “那,如果被移動了呢?”阿哲突然問。

        外婆擺手說:“人死后千萬不能動的,不然,靈魂得不到安息,他們就無法升上天堂,就會變成詛咒,這是這個鎮子長久以來傳下來的?!?/p>

        我驚訝地看向外婆又看向阿哲,他的臉色也變的有些蒼白。

        我們沒有辦法安心待在家里,就說找舅舅他們看看有沒有什么忙可以幫。

        結果讓我們大吃一驚的是,外婆說的果然是真的,因為我們走過的街道,四處都可以看見大大小小高低不一的墓碑,無論是街道上,商場里,公園里,甚至在馬路中央也有小小的墓碑,上面寫著小花,可能是狗或者貓吧。

        我們只是奇怪為什么這些墓碑都不一樣呢?而且只有名字,連照片也沒有。

        我給舅舅打了電話,他們說在醫院,因為表姐過度悲傷暈倒了,于是我們又趕往醫院。

        當我們進了住院部,更是驚訝地看見很多病房里也都有很多的墓碑林立著,而當我們進了表姐所在的病房時,發現這里也有兩個墓碑。

        一個醫生正在給表姐掛藥瓶,阿哲指著一個墓碑問醫生這些墓碑會一直放在這里還是隔斷時間就會被拉走,醫生漠然地說:“會一直在這里,不能動的,唉,醫院很多地方都被占據了,再過一段日子,病人們住不下就要搬到別處去了?!?/p>

        這時,我正走到窗邊去,一眼看見醫院的后院曾經是停車場的地方也有很多墓碑,而且奇怪的是,發現有幾個人正抬著單架把一些人抬來放在那里,同時還有一些病人也躺在地上,周圍還圍著人。

        我叫阿哲來看,阿哲又問醫生為什么把那些人抬到那里去。

        醫生頭也不回地說:“那些都是快死的,而且家又離的遠,來不及送回家,所以只能趁他們死前抬到那里,不然變成墓碑就麻煩了?!?/p>

        “變成墓碑?”我奇怪地問,他沒有再說話轉身出去了。

        阿哲拉著我去那里看。

        我們到的時候正看見有一些人圍著一個老人,而那個老人已經死去,他們燒著紙一面在哭,而在老人四周正有一些矮矮的墓碑連名字也沒有刻上去就那樣放著,墓碑的下半部分像是腐朽了的樹根一樣半埋在地下。

        停車場很大,四周的角落里全是這樣的墓碑,我們挨個看過去,結果在一處角落我捂著嘴指著其中一個墓碑給阿哲看,他也瞪大了眼睛,我們看見一具已經像是死去很久的尸體正萎縮成黑灰色像樹根一樣干枯并被半埋在地下,而在他的胸腔處從肋骨里高高地長出一塊長方形的墓碑來!

        我現在明白醫生說的話的意思了,他說的變成墓碑,是說人死后身體變長出一塊墓碑來,那么,我驚悚地想到在街道上看見的那些墓碑,難道,它們全是由人的尸體變成了嗎?想到這里我再想起家里外公的墓碑不禁全身都顫抖起來。

        我們回到病房,表姐已經醒了,我小心地問她,阿姍埋在哪里,我們想去看看她。

        表姐流著眼淚說:“她死在山上,就只能放在山上等著她變成小小的墓碑?!?/p>

        于是我和阿哲就買了東西上山去看她,向她贖罪。

        我們到了昨天埋她的地方,發現那個坑被全部挖開,四周全是動物的腳印,而那個坑并不深,阿哲說他也沒有想到山里竟然會有野獸,會從墳墓里把阿姍的尸體挖出來吃掉。

        我們順著那些腳印小心地地往里找,結果看見了黃色的警戒線正圈著一塊地方,在那塊地的中央,有一叢高大的奇形怪狀的像尖晶一樣的石頭。

        我們小心地走過去看,結果發現,那一大叢怪石頭下,竟然是一截小小的上半身連著半個腦袋,那些怪石就是從那半截身體里長出來的,每一塊石頭上都有奇怪的花紋,像是一只只眼睛。

        而在不遠處同樣有一截手骨或者是腿骨,也同樣長出怪石,而在更遠處,我們發現了一頭狼的尸體,在它的肚子側面同樣延伸出有著眼睛一樣花紋的石頭來張牙舞爪地伸向半空,像一棵長著眼睛的石樹。

        這個場景讓我們落荒而逃,原來,被移動的尸體不會變成墓碑,而是會變成怪石。

        我和阿哲沒有堅持著參加表妹的婚禮就離開了舅舅家。

        可是從那天起,我沒有再見過阿哲,聽說他病了,我去他家看他,他母親不讓我見,說他病的很嚴重,而且告訴我,他還時常做噩夢,說他夢見很多長著眼睛的怪石就在窗外看著他并叫他的名字。

        七天后,他死了。

        我去參加他的葬禮,可是奇怪的是,他并沒有像其他人那樣被放入棺材里抬去殯儀館,而是就放在家里。

        我去了他的家,趁他的父母正忙著迎接客人時,悄悄地去了他的房間,結果,讓我大為吃驚的是,他的床上被一大塊白布高高地蓋著一個什么東西。

        我一時好奇,上前把那塊白布掀了起來,結果我看見阿哲的尸體正躺在床上并扭過臉來看著我的方向,只是他的五官里全都伸出尖晶一樣的黑色石頭和他腹腔里伸出來的那些絞在一起伸向屋頂,那些石頭上全是眼睛狀的花紋!

        他也中了墓碑的詛咒,阿姍終于找到了他并報了仇。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家的,之后我就開始做噩夢,夢見黑色的帶著眼睛的花紋的石頭從房間的各個角落里伸出來,接著,天花板上就出現了阿姍的臉,她哭泣著問我為什么要把她移開。

        三天后,我正在洗澡,發現后背有些發癢,于是我走到鏡子前轉過身,看見我的后背上有一片尖晶狀的東西正從皮膚下面延伸出來……

        人已贊賞
        靈異事件

        自我通靈潛能介紹

        2020-8-8 21:13:13

        靈異事件

        都市驚魂之迷失之城

        2020-8-8 21:25:03

        0 條回復 A文章作者 M管理員
          暫無討論,說說你的看法吧
        個人中心
        今日簽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有新消息 消息中心
        搜索
        850捕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