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驚魂之迷失之城

        我和勛是大學同學,也是戀人,今天是我們相戀三個月的日子。

        我們有同樣的愛好,就是無比熱愛藝術及相關的事,比如我們喜歡去圖書館,喜歡看電影,喜歡畫畫,尤其喜歡旅行。

        我們的旅行和別人的不一樣,別人的旅行是既定好目標然后出發,我們則不然,我們會隨意地坐上一列火車或者大巴車,跟隨著車子漫無目的地往前走,看見哪里是我們喜歡的地方就下車,走一圈后再坐了車回來,這樣的旅行讓我們倍感快樂,也從中得到了很多意外的驚喜。

        我們沉迷于此不可自撥。

        今天我和勛在車站閉著眼睛隨意地指向一條高鐵線路后,就買了車票開始了我們的紀念旅行。

        不一會兒我們就離開城區,開進了被綠色環抱的山林,明亮的窗外一忽兒是青山綠水,一忽兒又是綿延不絕的青山,一忽兒又是長河,快傍晚的時候,勛指著窗外一片清澈的湖水對我說,今晚我們就去那里扎營,我立即贊同,等車停下來后,我們就下了車往那一片如仙境般的湖畔走去。

        可以說,這一片湖水是我見過最清澈,最美麗的,顏色由淺蘭到深藍,在晴空下像一塊寶石。

        我們很快就被這片美景所折服,扎好了帳篷,又生火吃了晚餐,遠離城市的喧鬧的這里讓我們無比安心。

        等天再亮起時,我們就準備離開,雖然舍不得,但還是要繼續前行,去往下一個讓我們迷戀的地方。

        可是,也許是我們走錯了路,一個小時以后我們并沒有回到高鐵站,而是反而走進了一片密林,我看著四周高大而濃密的大樹問勛要不要回頭。

        勛說,也許這也是這次旅行給我們的驚喜,穿過這片密林,另一端也許會有更加美麗的景色在等著我們,不如就冒一次險,反正我們也是知道回去的路的。

        他說著用刀在樹身上刻了記號,這是我們養成的習慣,如果迷路,就按照這個標記回到原點。

        快到中午,我們終于走出了這片密林,當我們又一次站在陽光下時,竟然驚愕地發現,就在我們眼前的山腳下有一座不大的城市,站在這里就能看到全貌,只是它有一多半的面積被高大的樹木所覆蓋,一座座白色,紅色的屋頂就錯落其中,看上去像極了宮崎峻的某部動漫里的場景。

        這對我們來說是真的驚喜,我們到了一個童話般的世界里。

        我們手牽著手小心地順著山坡走進了這座不大的城市。

        這座城市大部分的路面都是石塊鋪成,而且街道也并不寬大,只有小巴車和小型的汽車來來往往,更多的是騎單車和電動車的人而且多半是老人和十七八歲的青年,很少會看見中年人。

        這里正像是建造在森林里的城市,空氣清新涼爽,只不過,這個城市有一樣讓人不解的現象,那就是,不管你走到哪里都會看見在墻面,樹干,屋檐,車站等等地方,都掛著大大小小的指南針,而且不僅如此,每一個人行人都拿著兩到三個指南針,每走到一個路口就會停下來研究一番再斷定往哪個方向走。

        甚至于開車的人也是如此。

        我不解地問勛,他也是搖搖頭,指著路邊的一家餐館說:“我們去吃飯,順便問問老板好了,另外,我覺得我們今天可以住在這里,明天再去找高鐵站?!?/p>

        我依言跟著他走進了路旁的一間餐館。

        里面的人并不多,只在墻角有兩桌人坐著默默地吃飯,老板坐在寬大的座椅上看報紙。

        “你好!請問有什么好吃的?我們可餓壞了?!眲渍f著將背包放在桌旁的地板上,回頭對老板說話。

        那個老板抬眼看見我們忙放下報紙,從他的柜臺里走出來,順便拿了一本菜單來放在我們面前微笑著說:“這里全是像自己家里燒的菜一樣的味道,你們可以嘗嘗看?!?/p>

        我和勛立即埋頭去研究菜單,又聽了老板的介紹點了一道葷菜和兩道素菜。

        老板把單子送去廚房再來給我們倒了兩杯奶茶,他說這奶茶也是他的太太煮的,很可口,也算是店里的特色,我喝了一口,果然不錯,不是外面賣的那種味道。

        接著勛指著窗外那些低頭研究指南針的人們問出了我們的疑惑,老板也拉過一把椅子來坐下說:“哦,這很正常,我們這個城市就叫指南針市,每一個人只要出了家門就必須帶著指南針,不然,他們會迷路,找不到工作、學習或者別的地方,甚至也會找不到自己的家的?!?/p>

        說著他又指了指對面墻上那些大大小小的指南針說:“那些指南針經常會容易壞掉,是件很要命的事,所以每隔三四天就要換一批,而人們所使用的指南針也會經常失靈,因此每隔一段距離就會有賣指南針的店,你們也要去買來,不然,你們一定也會迷路的,那可就不妙了?!?/p>

        我和勛瞪大了眼睛相互對視著,第一次聽到這種匪夷所思的事情。

        等老板說完,我們都有些失笑,勛好笑地問老板:“你們這個城市莫非還有地下幾十層?或者是整個街道是個迷宮?可是就算是這樣,我們初來乍到的或許會用得著指南針,你們是這里的居民,難道也不認路嗎?”說完終于還是笑了起來。

        我也好奇地看向老板,他并沒有因此生氣,只是點點頭說:“我這么說,你們一定是不會相信的,但這就是這個城市的特點,另外每隔幾十米還會有地圖,人們就必須要用指南針和地圖結合才會更快的回家,或者出門工作?!?/p>

        我越來越無法相信他的這個說法了,而且我們明明從山頂上看到這個城市并不大,也不是像迷宮那樣的布局,如果工作或者回家都要用指南針,那么他們也太路癡了。

        我們不再和老板聊這個話題,覺得他實在是有些夸張,雖然我們在窗外的確是看見了他說的場面,但依然不肯相信。

        我們匆匆吃完了飯就問老板這附近哪里有旅館可以過夜,老板拿出一張地圖來指著一個地方說:“這里就有旅館,而且里面很干凈,也便宜,不過,算了,這份地圖和指南針給你們用,不要走錯了?!?/p>

        我探過頭去看,他指的地方正是離這個餐館相隔一條街。

        勛把地圖和指南針推回給老板說:“看上去離的并不遠,我們不用這個,我認路很好的,放心吧?!闭f完不聽老板的話,還是拿了背包拉著我走了出去。

        老板追出來說:“這樣的話,你們找不到路可以看路邊的指南針?!?/p>

        我們沖他揮了揮手,還是好笑地走遠了,勛一面走一面說:“真是個有趣的人,不過是隔一條街罷了,怎么會迷路?”說著我們已經過了馬路,勛正得意地抬手往對面指,似乎想要說那不就是嗎,可是話卻停在嘴邊,我向他指的方向看去,那里只是一排排白色的房子,并沒有什么旅館的招牌。

        我也記得我們走的方向沒錯,可是為什么這里并不是旅館呢?當我們想要再回去問問看的時候,發現我們面前剛剛走過的地方多出一個十字路口來,而且四個方向的建筑都長的差不多。

        難道,我們真的在這個小的不能再小的城市里迷路了?

        勛只好認命地走到路邊去看墻上的指南針,他回憶著我們進城時的方向,然后指著指南針在半空劃了幾個方向這才向另一條路走去,到了那里再一次對照著路旁的指南針,我們這才看見了那間旅館所在的位置,而我已經暈頭轉向地不知道我們是從哪條路上來的了。

        正在我們準備要過馬路的時候,突然發現,我們前方不遠站著一個老頭,他正舉著指南針四下茫然地張望著,臉上全是焦急的神色。

        我和勛走上前去,勛問他怎么了,他指著手里的指南針說:“我找不到家了,我的指南針壞掉了?!?/p>

        我伸頭去看,他的指南針果然被摔壞了,指針正在原地不斷地轉圈,而在我們身后指南針也都壞了,難怪他會找不到方向。

        勛問他家在哪里,他說,他是旅館的男主人,出來買東西,結果把指南針摔壞了。

        勛立即說:“旅館不是就在對面嗎?我們帶你去?!崩项^抬頭向對面一看,臉色這才露出了驚喜的神色,不斷點頭說正是那里。

        于是我們送他回去,正好也讓他給我們找個房間。

        那間旅館的門前正站著一個老婦人,此時也正焦急地四下張望,當她看見我們立即欣喜地向我們走來,老頭對她說:“我差點找不回來,是他們送我回來的,我的指南針壞了?!闭f著給她看手里的壞指南針。

        老婦人吁了一口氣說:“沒關系,咱們還有新的,多謝你們二位了?!闭f著向我們鞠了個躬,我忙上前說不要這么客氣,我們正好是來投宿的,卻碰上了旅館的主人。

        “這個城市為什么會這么奇怪?為什么不用指南針和地圖就沒有辦法行走呢?”下午我們休息過后,就在院子里遇到了正在織毛衣的老板娘。

        她好心地給我們倒了茶笑著說:“這就是這個城市的奇怪之處,不過我們也已經習慣了,有人說是這里的大樹種的太多,影響了城市的方向感,不過,只要有指南針和地圖就不怕,如果毀壞了地圖或者指南針的話,就會很麻煩?!?/p>

        我們又繼續和她聊了一會兒,就回房間去了。

        第二天我們吃過早飯就準備離開這里了,老板娘好心地送了我們兩個指南針又告訴了我們離開這里的方向,我們就告辭了。

        這一回,我們不敢再小看這個城市,仔細地按照指南針指引的方向走,不一會兒就到了路口,接著,我們看見有幾個十七八歲的青年正站在一幅地圖前竊竊私語,看見我們后已經警惕起來,眼神很不友好。

        我有些緊張,伸手拉著勛的手低頭看著指南針,而我的余光則在關注著他們,不過,他們并沒有追上來。

        我們一直走到另一個路口,不得不去看地圖時,勛突然指著角落的地個地方說:“看這里?!?/p>

        我順著他指的地方看去,在那個地圖的角落,標記著一個圓,并很直白地寫著:金子埋藏地。

        他驚訝地看向我問:“怎么會有人這么清楚地標出這個來?是怕人們找不到嗎?”

        我搖搖頭說:“肯定是惡作劇,一定是剛才那幾個人弄的,不要相信,我們還是找路離開這里吧?!?/p>

        他再次向那副地圖標記看去,也點了點頭,可是片刻他又說:“這里離我們要找的大門并不遠,或者我們可以去看看,就算是個惡作劇也不影響我們離開?!?/p>

        我只好同意他的建議。

        我們很順利地就到了地圖上標記的地方,那是一處小公園,四下都是高大的樹木,他四下看看沒有人在,就拿出水果刀來在樹下四處挖,為了節省時間也讓我去挖。

        我覺得就是那幾個年青人無聊,或者把什么小動物的尸體埋在樹下。

        就在我有些一耐煩時,聽見了勛的一聲驚呼,隨即他又住了嘴,并向我快速地招手。

        我走到他身邊彎下腰,看見他面前的樹下被他挖出一個洞,而在洞里竟然真的埋著一個木箱。

        他一臉驚喜地看著我,吃力地把那個木箱抬了出來,這是一個古樸的箱子,很多地方都有些腐朽了,上面掛的鎖也被勛用力一扭之下就扭斷了鎖扣。

        當他無比激動地打開箱蓋時,我們竟然發現在箱子里真的放著三四根金條!

        他顫抖著雙手把東西拿出來四下翻看著,上面沒有什么印記,完全像是手工捏出來的金條,邊沿并不整齊,他甚至放在嘴里用牙磕了一下,上面就留下了一個印子來。

        他把金條遞給我,我一接,立即覺出了它的份量:“這,這是真的金子?”我也在這一刻被驚訝到了。

        他忍著強烈的驚喜感沖我點頭一面從口袋里拿出一條布袋來,把箱子里的金子統統裝了進去,之后,又把幾塊石頭放進去后,重新埋在土里。

        “有了這些金子,我們就可以回去買房子買車了,你還可以開你夢寐以求的書店?!彼d奮地壓低著聲音說。

        我看著他手里的那個布袋子疑慮地問:“可是,萬一讓人發現怎么辦?”

        他搖搖頭把手里的指南針在手心里丟了一丟說:“我們先離開這里再說?!?/p>

        于是,我們立即離開這個小公園往城外走,可是當我們左繞右拐的終于遠遠看見城市大門時,卻突然發現,離我們相隔不遠的一間小商店里站著幾個年青人,其中一個正在對其他幾個人大聲說話:“肯定是剛才那兩個人干的,我們的金子,每隔三個月就會出現的城市的饋贈,絕對不能讓他們帶走!一定要快點找到他們把屬于我們的東西奪回來!”

        我們緊張地躲在了角落去,繼續聽見他說:“你們去入口那邊守著,一旦看見他們兩個就拉警報!我們去找他們!你們往東,你們往南,我們往西!這一次絕不能放過他們!”說完就從商店走出來,分成三路去搜尋我們,我們甚至看見他們手里還拿著武器!

        勛一見也覺得情況不妙,拉著我往另一個方向跑:“一定還有別的出口,去找地圖?!?/p>

        我們也順著指南針往另一個方向跑去,跑了一半我對勛說:“不如放棄吧,把金子隨便丟在哪里就好,他們在我們身上搜不到就會放過我們的?!?/p>

        勛卻咬著牙搖了搖頭說:“一定會離開這里的,他們幾個不會捉到我們?!?/p>

        我見他如此固執,只好跟著他,可是就在我們沖過一個十字路口時,突然聽見有人大喊了一聲:“他們在那里!”我回了回頭,看見四五個人一齊向我們跑來,勛也回頭看了一眼就加快了速度,連指南針也顧不上看了。

        可是沒過多久,他們就向我們逼近了,我非常害怕緊緊地跟著勛,他也咬著牙,結果有人沖上來二話不說就向我們揮下刀來,勛在躲閃的時候,被刀劃破了衣袖,他同時回身一腳踢中了那人的胸膛,把他踢倒在地,趁那人沒有起身,他繼續拉著我跑進了一條小巷。

        就在巷口,他看見了一張地圖,他從墻角下撿起半塊磚來把地圖劃破了一半,接著又打碎了墻上的幾個指南針。

        很快,追來的腳步聲就不見了,但是,就在我們要轉過彎的時候,我們一眼看見路口處有兩個人在把守著。

        我們不得不退回到小巷里。

        我氣喘吁吁地依著墻連聲說我跑不動了,勛也一手抱著金條一面依著墻小心地往巷子前后看著,過了一會兒,他對我說:“你留在這里,我去把他們引開,不能讓他們傷害了你,等我甩了他們以后我再回來找你,等天一黑,我們就離開這里?!?/p>

        我聽他這么一說,立即拉扯住了他的袖子,他在我的額頭上親了一口說:“放心,我一定會回來的,不過現在我們一起走,一定會被他們發現被捉到,你等著我吧?!?/p>

        他說著走到巷口,突然往右邊跑去,我轉身躲在了一道矮墻的后面,看著幾個人向著勛追了過去。

        外面的天漸漸的黑了,可是勛依然沒有回來,我小心地走出小巷,四下空無一人,我試著去撥勛的電話,卻沒有信號而無法接通。

        我往右走去,兩旁的白色建筑在余暉里顯得有些詭異,我一面小心地聽身后有沒有人追來的動靜,一面叫著勛的名字,可是,空蕩蕩的街道上,無人應我。

        我有些害怕了,往前跑了一段可是兩旁依然是白色的建筑,我拿出指南針來,上面的指針在原地打轉,不知道什么時候把它給弄壞了,而我想要再回到那個小巷時,也再找不到它了,四周的墻壁上那些指南針也全是壞的,地圖被撕的七零八落,我再也找不到離開的路,也找不到勛,不知道他在哪里,我們失散了,也許,我再也無法離開了。

         

        人已贊賞
        靈異事件鬼話連篇

        都市驚魂之墓碑的詛咒

        2020-8-8 21:21:08

        親身經歷

        最害怕的一次鬼壓床經歷

        2019-11-28 14:24:18

        0 條回復 A文章作者 M管理員
          暫無討論,說說你的看法吧
        個人中心
        今日簽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有新消息 消息中心
        搜索
        850捕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