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時異聞錄第二期——出不了的殯(真實事件)

        大家好,我是銀騎,繼續為大家帶來我小時候所遇見的詭事 ,本人今年已經二十有四,所以故事時間有點偏久,描述不夠仔細詳盡的地方希望大家多多海涵。

        下面言歸正傳。

        我小時候是在農村長大的,雖然跟隨爸媽去了城市,但我總覺得農村遠遠比城市有意思,從我讀書一直到我上高中起,每年的寒暑假,我都要去老家度過,這次要講的事情,就發生在我一年級的時候……

        小時候爺爺過世的早,我是家中長孫,奶奶是對我無盡的溺愛,雖然那時候農村條件不好,但對我也是有求必應,鄰里小孩欺負我,奶奶能直接站人堂屋說道上幾個小時,于是我恃寵而驕,成為了村里人眼中的野娃。

        以前的鄉下可沒有什么手機,頂多情況好的家里有臺黑白電視機,換臺要靠扭的,于是也沒什么娛樂活動,對于農村人來說,最熱鬧的事無非倆件:“紅白”。

        那年暑假,剛放第一天,我就被我爸騎個摩托帶回了老家,剛到村口,就遠遠的望見奶奶家隔壁支起了帳篷,大大的奠字就放在堂屋,四周稀稀拉拉的花圈正在擺放。

        我爸下車問我奶奶怎么回事,奶奶說,過的是爺爺的表兄弟,昨夜才走的,我爸作勢搖頭嘆氣,跟我奶奶問道一些怎么回事之類的話,我可聽不了,但也閑不住,開玩笑,回到老家我就是野王,沒什么是我會怕的,抓著奶奶的手和奶奶道了聲好,奶奶慈笑著摸著我的臉就要親我,我泥鰍樣的轉身就溜。

        溜得地方呢,自然是隔壁家的堂屋,這個時候隔壁家無論大人小孩都在忙里忙外,跟我從小玩到大的幾個娃也沒閑工夫理我,見沒人管我,我也一時無趣了,就圍著這個我要叫太公的長輩的棺木看起來,他們家算是村里比較好的家庭了,又是白事,雖然農村人省,但也不會在這里,棺木十分的厚重,顯得挺氣派的,棺前是太公生前的畫像,說實話我還是挺怕這個太公的,每次在他面前我都不敢很野。

        本來覺得沒啥意思的,準備走了,一側身,看見了擺放一排的紅燭紅香,熊孩子勁一下子上來了,一摸口袋里藏的刮炮心思就活絡起來,想著往人堆里一丟,嚇得大家跳腳,(這事每年過年我都干,打麻將打牌九的桌子底下,我總會丟幾個炮仗進去唬人)想到這里忍不住偷笑,順手就拿了一個出來,裝模作樣的先朝太公鞠了一躬,然后手就不老實的拿著炮仗往紅香的地方湊。

        可是計劃趕不上變化,我一心想著不被發現去了,卻沒發現自己沒有拿到該拿的刮炮,而是拿了引線更短的摔炮,雖然摔炮沒有火引,但是架不住我燒的時間長啊,點的時候我自己還納悶,這會不會是個,“啞炮”當我回頭反應過來的時候已經晚了,“啪”的一聲脆響,我條件反射似的哎喲一聲,手指頭也被震得發烏,帶著一陣火硝的味道。

        這下動靜可太大,所有人都停下了手上做的,看著我,我也忘了那個時候是痛的還是心虛的,鬼精的就哭起來了,哭就哭,還對著遺像哭,不知道的還以為我跟生前的太公關系很好,傷心著呢。

        奶奶循聲趕過來,聽到我在屋里哭,還以為有人欺負我,還沒進堂屋呢,聲音就傳過來了,“租犀利洞悉!?額崽哩?”說的是方言,大意是,干什么東西,我孫呢?一進來,看我坐地上呢,忙把我扶起來,一邊幫我拍屁股灰一邊問鄰舍,鄰舍哪里看見我干啥了,就見我在地上嚎,都不知道咋回事。

        我見我奶奶來了,也不哭了,一雙眼睛提溜的望著香那里,一看不得了,香給炸斷了,本來三根香燒的好好的,有一根靠著堂屋門,人來人往的燒的快了些,其余倆根一般長,這被我一炸,成了倆根短,一根長的存在。

        都說人忌三長兩短,鬼忌倆短一長,我小時候肯定是不懂這個道理的,只知道闖了禍,想趕緊溜,我奶奶從小看我到大,我撅個屁股就知道我放什么屁,看我這樣子就知道我闖禍了,輕輕拍了下我的頭,嘟囔了一句不知道什么話,提著我的領子就回了家。

        隨后我就再奶奶家自己玩鬧,到了晚上隔壁還燈火通明,守夜的人磕著瓜子聊天過閑,我爸吃了飯先回了城里,奶奶收拾完床后來我跟前問我今天到底發生了什么,我支支吾吾的,就說了個不小心把爆竹炸到了自己,香的事一字未提,奶奶給了我一個板栗(腦瓜崩)讓我今天明天都不許去太公家了,等太公出殯了再說。

        倆天過得是飛快,到了太公出殯的日子,全村的人都來了,很熱鬧,太公家族里的青壯弄了倆根十分大的紅木架子,把棺木架在了上面,太公的直系子孫帶著白麻頭巾披風,扎著麻布腰帶,手里捧著遺照站在棺木最前面,棺木倆邊是一些親戚女眷,手上都拿著一沓沓的紙錢。

        我被我奶奶抓著,不能靠近,只能遠遠的看著,等了蠻久的,一個長輩敲了個鑼,大喊道“出殯咯”一時間,嗩吶聲,哭聲,蟬叫聲充斥了整個村子。

        “一二三,嘿!”青壯前幾個后幾個的架起木頭,亦步亦趨的跟著人群開始走了。

        送殯隊伍漸漸遠去,我頓時覺得沒啥意思,想去拿網桿抓知了,還沒走幾步,送殯隊伍就傳來誒誒誒的喧鬧聲,奶奶也是看熱鬧的主,跟著街坊聚了過去,我也湊了上去,我身子小,一下子就擠進去了,就看見幾個壯漢幫襯著舉著木頭,棺木已經朝著一邊斜了,最奇怪的是,斜的那邊已經是有七八個人托著了,依舊是托不住,揚起的那頭也有漸漸往下壓的趨勢。

        就看要著地了,喊出殯的長輩著急的對抬手喊,加把力,所有人都發出誒誒誒的聲音,似乎是已經使上了吃奶的力氣。

        過了一小會,傾斜的那邊率先堅持不住了,咚的一聲,棺木的一角落地了,見情況已經這樣了,另外一邊也不好用力托,否則棺木要翻了,就穩穩的放到了地上。

        一時間大家也不知道怎么辦了,聚集的村民也東一句西一句的,場面亂糟糟的。

        這個時候還是那個喊出殯的長輩站出來了,跟太公的小輩說了幾句,但是小輩面露難相,還是執意想要繼續抬,又叫了幾個年輕力壯的村民幫忙,這下差不多十多二十個人在抬一個棺木了。

        奇事出現了,無論這幾十個人怎么用力,棺木就是紋絲不動的在地上,就像一塊生在地里的石頭一樣,幾番努力之后還是沒辦法出殯,小輩又跟長輩聊了幾句,最后可能還是接受了長輩說的話,把相片放在另一個親戚的手上,跪了下去,磕了了幾個響頭,不知道說了些什么。

        隨后讓隊伍的人重新拉起棺木,這次竟然輕松就拉起來了,圍觀的人一陣唏噓,大家都沒看過這種場面。

        送殯隊伍沒走多遠,找到一塊空地停了下來,周圍都是田,七八個人拿著鏟子就開挖了。

        由于要下葬,奶奶就拉著我回了家,后來聽說因為下葬的地方還在村里,在別人的田旁邊,送殯的隊伍還差點跟人家干了起來,似乎花了一筆不菲的錢,才平息下來。

        也不知道這件事情跟我炸香有沒有關系,只記得當時我在家呆了好幾天都沒出去,也不敢去下葬那頭玩了。

        還好我只是小時候熊,大了也就乖了很多,也沒再遇見這些個怪事了……

        人已贊賞
        靈異事件

        我老鐵的幾件神奇往事

        2020-11-15 21:02:48

        靈異事件親身經歷

        “白色影子”

        2020-11-15 23:55:51

        17 條回復 A文章作者 M管理員
        1. 感覺很真實又不夸張

        2. 哪里很真實?分明就是一篇講不清前后左右的短文。
          全中國 哪里有人出殯了 才開始挖墓的?
          而是很多地方抬起棺材的時候是不能喊出3的,不吉利 都是一二起!

          • 小時候發生的事兒 不懂的事情太多了 很多事情是長大了才明白的
            還有墳臨時挖我記得長輩說過 落棺不吉利 落了就代表魂歸地了 就要葬在那附近 我文中也有寫 本來還要繼續出殯的 但是抬不起所以只好葬在了附近
            12起我是真不了解 感謝普及

        3. 人忌三長兩短,鬼忌倆短一長。這臺詞是林正英的《僵尸先生》里的臺詞啊

          • 暗物質大哥!我是看您的文章入的中靈 感謝賞臉 我還要繼續向你學習

        4. 我們這邊也是說棺材抬起,中途就不好落地,不吉利。

        5. 貌似很多地方都有這樣的情況,還是第一次看到這么詳細的記述

        6. 以前聽說過一個自行車的事情,有點類似~

        7. 黑白電視時代何來民用摩托,你爸的摩托是他用木頭做的嗎,吹牛也要有點吹牛的常識

          • 零幾年沒摩托?我有印象起我爸的第一輛代步就是摩托

          • 黑白電視不全是80 90年代的事情 在千禧年代往后 我國發展是快 但是有些農村依舊是屬于貧困線上的 我的記憶力 在老家 很多家都是用那種像微波爐一樣的電視機 換臺是用上面的旋鈕 還有電視機天線

          • 那時候我們那邊摩托車都有的,這個就看生活的地方經濟條件吧。

          • 我讀初中是00年,但是家里就還是黑白電視,但是那時候摩托車已經不少了

          • 農村的東西換代是很慢的,以前

        8. 這事不用懷疑,抬不動的肯定有事

        9. 所以博主是鄱陽人?

        個人中心
        購物車
        優惠劵
        今日簽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
        850捕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