冤鬼志(5):娃娃情

        “嘻嘻嘻……爺爺在你后面?!逼たㄇ鹦蜗蟮牟纪尥夼闹鴥蓚€毛絨絨手掌。

        夏沫沫醒來發現自己躺在醫院的病床上,腦袋昏昏漲漲,身體沒有氣力。

        趙玉芬前來探望,感謝她的救命之恩,“聽葉先生說,昨晚你過度驚嚇,引起身體不適。沫沫,真是太感謝你了,為了我才會這樣……”

        夏沫沫疑惑,經歷幾回鬼怪場面的人了,怎么還會嚇倒?

        “你知道嗎?葉先生是一個外冷內暖的老女人,我早上過來時,你正巧打過點滴睡著。聽護士說,她守了你一夜,天亮時才離開,你肯定沒有見到……”趙玉芬不改往日的八卦。

        “咳咳!”護士進來,走到夏沫沫床前,小聲說:“你們在說那個漂亮的女人嗎?她來到門口,又轉身走了?!?/p>

        趙玉芬瞪大了眼睛,這……

        護士熟練地操作著手頭工作,“那位女士對你可好了,在你昏迷的時候,一直坐在床前,就像看照自己孩子一樣……”

        葉先生也有如此柔情的一面?夏沫沫在心里打了個問號。

        她恢復的很快,出院后回到了北京。辦公室依舊,只有她們二人,埋頭書寫趙玉芬事件的《冤鬼志》她,見葉麗雋拎著一個布娃娃走來,外觀有些臟舊。娃娃的造型是個可愛的白兔,抱著一根胡蘿卜。只是,胡蘿卜與兔子的手藕斷絲連,隨時可能掉下。

        高貴冷艷的葉先生,難道有著一顆少女心?

        “不要瞎想?!比~麗雋把兔子放到桌上,“這跟我們正在調查的一個人有關,接下來需要你出面了?!?/p>

        “一個人?”夏沫沫覺得這里面有故事。

        當她拎著葉麗雋的兔子走在路上時,覺得自己像是一個沒有完全長大的少女,她將以顧客的身份,拜訪一位特殊的工匠朱良寶。

        朱良寶今年69歲,本地人稱他作“娃娃醫生”,從40歲開始,專門跟各種娃娃打交道,本地以及來自全國各地寄過來一些壞掉的舊娃娃,請他幫忙修補。朱良寶曾在媒體上表示,“我的工作非常重要,修補的不僅僅是娃娃,更是很多人最珍貴的記憶和情感!”

        朱良寶的店的位于古城地區,屋子里擺滿了各色的娃娃,都是上了年頭的那種,進屋便有一股舊時光的味道。

        屋子處在陰面沒有陽光,夏沫沫借著微弱的燈光打量著各種娃娃,有毛絨絨的大熊,小巧的鴨,咧嘴的貓咪,背靠背的小豬……這些外表可愛的娃娃們,應給人帶來美好的感受,她卻從中感到了異樣,其中幾個布娃娃的眼睛,仿佛有靈一般,似是注視著來人。

        “哈哈……”

        一陣笑聲響起,夏沫沫一驚,忙回頭看去,滿屋的娃娃們,各色的形狀,各色的眼睛,直令她發毛。

        “哈哈……”

        笑聲又起,不知來自哪里。

        “你要修的娃娃嗎?”這時傳來一個聲音,左側的角落里打著一盞燈,隱約可見花白頭發的腦袋。

        夏沫沫快步走了過去,戴著眼鏡的老人正認真地縫補娃娃,翠綠色的毛毛蟲布娃娃的腦袋掉了,他正把腦袋往身體連接處縫合。

        老人正是朱良寶,他手頭動作沒停,“稍等,修復的時候基本要一修到底,如果中間一停,形狀、形態變了,后面的差錯可能越來越大?!?/p>

        “現在社會經濟發達,很多人不愿意再修復舊的東西,但是對于那些長大的‘毛孩子’來說,娃娃在他們心目中是無價的。我修復的不只是娃娃,更是還原他們的美好記憶……”朱良寶嘮起嗑來。

        搞定手頭工作后,他接過夏沫沫的娃娃看了,笑著說:“小問題,好辦,晚上過來拿?!?/p>

        “晚上?”夏沫沫左右看了看,或掛或擺的舊布娃娃,不知為何卻像是一只只面目可憎的惡鬼。

        “我這的絨線跟你娃娃身上的線有差別,下午了我去市場上找找這個色兒?!?/p>

        回去的路上,大喵趴在夏沫沫的肩頭,“我一進門,聞到了生魂的氣息,不止一個?!?/p>

        “生魂?”

        大喵是只很奇怪的貓,明明是鬼魂卻無懼陽光,像活貓似的生猛。

        大喵翻了翻兩只貓眼,對主人的無知頗為無語,“活著人的魂叫生魂,死了的人魂叫鬼魂,懂?”

        “也就是說,娃娃店里存在活人魂魄?!毕哪毬暤?。

        回到局里,夏沫沫將自己探聽到的情況匯報給領導,葉麗雋聽著,那認真的模樣更增添幾份神采,她穿著雪紡襯衫和西褲,一雙漆黑的高跟鞋,鞋尖還在發光,整個人看去成熟而又感性。

        “那就沒錯了?!比~麗雋的聲音清冷,涼涼的極有質感,“近日古城一帶,接連有小孩子的靈魂丟失,目前已有七例……”

        晚上十一點左右,夏沫沫一臉不情愿地踏進了娃娃店,附近的商家早關了門,只有娃娃店亮著一盞微弱的燈,仿佛將死之人咽不下最后一口氣。

        門半掩著,隱隱可以聽見兒童的哭聲,她忍著懼意推開了門,告訴自已不是一個人戰斗,身上佩戴的微型攝像頭,遠處車里待命的警員隨時出動。目前基本確定了娃娃店的老板朱良寶,乃是幕后黑手,只是缺少動機和證據,她來此是為取證。

        “我要回家,以后會聽話的,嗚嗚嗚,……”

        “爸爸、媽媽、姥姥、姥爺,你們在哪里……”

        “爺爺,我答應你,往后不欺負娃娃了……”

        工作臺旁圍坐著幾個布娃娃,有狗、有熊、有魚等等,各色外貌形狀,它們像是犯了錯的孩子,雙手背在后面,直直地坐著,聲音也是它們口里發出。

        此景,怪異而駭人,夏沫沫不由“啊”地叫了一聲,狗、熊、魚等布娃娃們停止了交流,一齊轉過頭,它們扭扣似的眼睛似乎活了。

        “姐姐,白天來的那個姐姐,哈哈!”魚形象的布娃娃指著夏沫沫,童真的聲音里帶著邪性。

        店老板朱良寶不在,只有七個布娃娃。

        “你找爺爺?”

        夏沫沫往后退去,便覺碰到個人。

        “你的娃娃修好了?!钡睦先寺曇粼谙哪亩享懫?。

        “嘻嘻嘻……爺爺在你后面?!逼たㄇ鹦蜗蟮牟纪尥夼闹鴥蓚€毛絨絨手掌。

        夏沫沫退無可退,“大家好……我什么也不知道,什么也沒看見,馬上撤……”

        朱良寶來到工作臺,把修復好的兔子布娃娃拿出來,指著上面的針線說了一通,說的什么夏沫沫沒有聽進去,她只期盼著警察開始行動了。

        一番嘮叨過后,朱良寶笑著遞出去,“好好善待它?!?/p>

        夏沫沫接過兔子布娃娃,心里的不安莫名地消失了,她認真地打量著,縫合的部位的確看不出明顯的修復痕跡,好似本該如此,一個小小細節,可見老人手筆。

        朱良寶拿起剪刀,在那幾個會說話的布娃娃上依次剪過,又從拉起一根根線來,那些布娃娃冒起一股股煙云,徑自穿墻飄忽而出。

        “我乖乖聽爸爸媽媽的話……”

        “爺爺,再見了!”

        “嗚嗚嗚,我會好好對家里娃娃……”

        七個布娃娃各自倒地,隨后沒了動靜。

        “我只是小懲一下他們,沒想到驚動了上頭?!敝炝紝氉鐾赀@些把剪刀放回工作臺上,“要聽一聽我的故事嗎?”

        夏沫沫神情復雜,點頭。

        朱良寶小的時候家里窮,很少有收到新玩具,某天鄰居家的小女孩得到一個獨角獸布娃娃,身軀潔白如雪,四肢粉色可愛,頭頂的獨角七彩斑斕,令他砰然心動,央著父母給他買。父親告訴他,男孩要玩車玩槍,布娃娃是女孩子玩的。他不干了,哭著鬧著要獨角獸,被父親打了一頓,接下來的幾日郁郁不歡竟生了病。

        這時鄰居家的小女孩抱著獨角獸過來,說這是母親買給她的生日禮物,店里只有一個,她愿意和他一起玩。他欣然應允,兩個小孩兒就此結下深厚友誼。也是這件事,逐漸長大的他,對女孩有著莫名的情愫。兩人一起讀初中、高中,又考上了同一所大學,成了人人羨慕的情侶,再往后結為夫婦。一時間,他們的故事傳為佳話。

        兩人是知己,又是夫妻,婚后的生活自然幸福。如別的夫妻一樣,他們也要有自己的孩子,偏偏查出妻子不能懷孕,傷心的妻子主動提出離婚。他不同意又安慰著,妻子只是應允,背地里常常唉聲嘆氣,積日累久的悒郁苦悶,使得妻子得了病,最后溘然早逝。

        無兒無女的他中年喪妻,真真人生大痛,他一時走不出這情境。直到那天,他看到了柜里子的獨角獸,這么多年了,一直都在——這是他們愛情的開始和見證!

        “你是因此才干的這份工作?”夏沫沫擦了擦眼角的淚。

        瞧著闖進來的警察,朱良寶仍沉醉自己的往事中,“是呀,賭物思人,獨角獸布娃娃帶給我太多的美好?!?/p>

        “這樣有情有義的人,為什么把小孩兒的靈魂封到布娃娃里?”葉麗雋越過夏沫沫走了出來,她的出場驚艷了在場的男警察。

        “花費心力修復好的娃娃,被這些孩子們拖在地上摩擦,往上面亂涂亂抹,更有甚者剪壞掉丟……我見到后實在心痛,施展早年高人教我的一門奪魂術,將這些壞小孩兒的魂奪了出來,封在布娃娃里當作懲罰?!?/p>

        如此波瀾不驚的模樣,使得一個警察動容,揮起拳頭要揍人,幸好同事攔住了他。

        葉麗雋深深看了朱良寶一眼,輕聲說了句“帶走吧”,轉過頭往外走,夏沫沫連忙跟上。

        “回去吧,時間挺晚了?!?/p>

        “那個……”夏沫沫欲言又止,“老先生這么大年紀了,會不會從輕處理?”

        葉麗雋在路燈下停住,暖暖的燈光打在她的面龐,添得一份柔美,“奪魂一段時間,頂多會讓那些小孩病幾日,不會造成更壞的結果,如他所說,權當給他們一個教訓吧?!?/p>

        “那就好。謝謝你葉先生!”夏沫沫笑著,不由贊嘆一句:“葉先生,你真美,我要是個男人,非把你追到不可!”

        葉麗雋后退了半步,夏沫沫摸不著頭腦,“怎么了葉先生,我開個玩笑,放心吧,我不是……拉拉?!?/p>

        “那……好?!比~麗雋不再多言,快步消失在她的視線里,搞得她一臉懵逼。

        坐在瑪莎拉蒂MC20后座的葉麗雋,想起南方小鎮時夏沫沫的異常,儼然換了一個人般,猛的將她擁入懷中緊緊摟住。

        她沒有動怒,聲音平靜得不像話,“是誰?”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看見像你這樣好看的女人,如果沒有一點行動的話,還算是男人嗎?”夏沫沫說話的語氣和聲調痞里痞氣,似是個輕薄之徒,“她”言語輕佻,手上卻很規矩。

        葉麗雋出手,然而,卻發現自己掙脫不開,顯然來人已有準備。

        “要動真格嗎?”葉麗雋說,“如你所愿!”

        寂靜的夜色只在屋外,不知何時,屋里也如外頭那般安靜,甚至靜得沒有人間氣。

        夏沫沫的身周涌起一股股黑氣,勾勒出一個高大的背影,他抱肩背對著葉麗雋,神秘難測。

        葉麗雋的身后呈現出一個美麗的女人的上半身,飄蕩的黑發,絕美的臉,細柳眉,丹鳳眼,唇如絳點,眸如晨星……這是畫中才能看到的古典美,帶著一種恬靜、自然的氣質,每一處都動人心弦。她約莫二十六七歲,樣貌極美,更像是一個加強版的葉麗雋。

        美麗的女子閉著眼,就在這時,她把眼睜開,竟是一對黑乎乎的眼眶,里面沒有眼球,而是黑漆漆一片,如同黑洞奪人心魄,吞噬萬物!

        黑氣竟不受控制,向著女人的眼眶涌去,男人發出驚疑的聲音,“隔空借法,那才是你的真身吧?”

        葉麗雋怕傷了夏沫沫的本尊,只好輕手輕腳掙脫出來,傾刻,那股黑氣全被女子的眼眶吞噬,夏沫沫隨即倒在地上。

        人已贊賞
        鬼話連篇

        一輛老爺車

        2020-11-16 10:50:33

        鬼話連篇

        貞子的愛情之“噩夢匣子”(中)

        2020-11-16 23:49:18

        0 條回復 A文章作者 M管理員
          暫無討論,說說你的看法吧
        個人中心
        購物車
        優惠劵
        今日簽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
        850捕鱼